以史為鑒,大滯脹時期的美元





自今年年初開始,全球資產價格與美元的關聯性異常的高。美元漲,資產跌;美元跌,資產漲。




對比AU200USDIndex的倒數


就拿澳洲股市和美元的關係來說,澳指與美元指數的倒數在今年呈現同漲同跌現象。雖然波動幅度有差異,但畢竟一個是股票,一個是外匯,商品屬性有著本質上的不同。這也證明了,全球股市和美元有著很強的負相關性。因此如果想要抄底股票或其他資產,就要關注美元是否已經見頂。

114日,國內出現“解封”傳聞後,美元指數一路下滑,直接從113跌至106,創下兩年來最大月跌幅。不少投資者便認為美元出現轉向,開始減少防禦頭寸,轉為長線抄底。然而美元真的已經長期見頂了嗎?歷史告訴我們,還沒到時候。

 

大滯脹時期的加息

 

當下的經濟環境與70-80年的大滯脹時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同樣是產油國戰爭導致能源危機,引發通脹的爆發式上沖。如圖所示,加息對通脹的影響的確如美聯儲所言有一定的滯後性,在197410月美聯儲降息之後,通脹才開始穩步下滑。美元恰恰是在這個時間點開始貶值,而股市則開始反彈。由此可見,貨幣政策的轉向往往意味著通脹與美元漲勢的終點。但交易者要明白放緩加息不是轉向,降息才是。因此,本月的美元大跌與股市大漲很可能只是短線的回檔,長線來看,抄底的風險依舊巨大,投資者還是需要以防守為主。尤其是目前戰爭還未結束,歐洲與俄羅斯之間毫無妥協的意思,一旦再次出現“石油危機”,行情將回歸至緊縮的政策環境,通脹與加息將更加的漫長。要知道在,1980年之後的美元指數可是一路單邊上漲了近90%,一直持續到1985年。

 


EURUSD日線圖

 

從歐元兌美元日線圖來看,受到國內政策與美國通脹資料影響,歐美直接向上突破了下降趨勢線與100日均線的共同阻力,並形成了明顯的底部反轉結構。短線釋放了見底看漲的信號。不過歐美在抵達1.04的關鍵水準關口後開始震盪企穩,該位置還是200日均線與長線下降趨勢的共同壓力位置,存在較強的阻力效果。短線來看,消息面動能強勢,以逢低做多為主,可以關注1的平價大關。長線來看,加息與通脹的方向並不明朗,應該以高拋低吸為主,上方關鍵阻力位置在1.041.078兩個中繼形態位置附近。

 

今日關注資料  

15:00 德國10PPI月率

 

本文內容由協力廠商提供。ACY證券對文中內容的準確性和完整性,不做任何聲明或保證;由協力廠商的建議,預測或其他資訊導致了投資損失,ACY證券不承擔任何責任。本文內容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與個人投資目標,財務狀況或需求無關。如有任何疑問,請您諮詢獨立專業的財務或稅務的意見。